第二編:托比克道上的枯枝

(簡介)
我在經過郵局前的路上看見有一根掉落的小枯枝

原本只會是平常的一瞥
但我那天多看了一眼......





就在我理解之前
我已經成為人家口中所謂的"宅女"
這是近幾年前從日本傳過來的說法
我這個人一向跟不上流行
沒想到竟然可以這麼自然而然地跟這種當紅話題人物掛上鉤
並且還在留學的過程中徹底實行起來

我們學校碩士班的課程並不多
一個禮拜約只有四、五個小時的課
所以除了趕報告或是考試的時期
大部份的時間我幾乎都是掛在網上
但通常都不是在用msn跟朋友家人聊天
而只是自己一個人沈迷在網路上
像是到處看看BBS上人家Po的文章 或是在各個路口網站找免費影片看
網路上總是有非常多這種"自己一個人就可以享受"的娛樂
而我只要一開始用就會待在電腦前大半天
一邊盯著瑩幕一邊擔心著還有好多外文書念不完
不過偶爾也有一些瑣碎小事會來打亂我那孜孜不倦的宅生活
像是"吃飯"這回事  就是個不得不面對的麻煩
說到底人總得填飽自己的肚子
加上我在看影片時也習慣手邊有個東西能塞一下嘴
這樣才算得上完全的享受與放鬆
而且  從另一方面來看  "準備伙食"也是有好處的
在我那漫無目的又充滿罪惡感的日子裡
只有它們散發出了清新的氣氛
讓我覺得自己是用一種很有效率的方式在完成著某種重要的任務
而一切都良好地處在我的掌控之中
我感受到一種成熟獨立的快感
彷彿可以單單因為"會煮飯"這回事而在社會中就此生存下來

的確
這些小事神奇地讓我確實地感覺到自己還是活著的  沒有脫離人類生活的軌道
打個比方來說
買菜的過程總是讓我心情愉快起來
因為在平常沒有課的日子裡
我都是將自己滿天鎖在宿舍裡 
活在彷彿只有自己的空間一般
連出房間上個廁所都盡量避免與人碰面的機會
所以到超市買菜這個動作
這個出於基本維生需求做不得不做的動作
就是促使我跟社會接軌的好機會
不一定得去跟人說話 
但是趁機看看街道上的人事物 
會覺得自己也是同大家一樣有規律地在生活
有什麼東西重新在我體內活躍起來
按著某種共同的社會規則 
就像道路上的車子那樣來來去去地流動著



但是在十五天前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
卻發生了一件超脫於秩序之外的事情
是真實發生而非在網路上看來的事件
就在我去買菜的路上

那天
如同往常一樣
在終於看清自己不得不出門添購食品後
我拉著我那醒目的紅色推車走上了街
開始了彷彿入世儀式般的買菜之旅
到了超市後
我便以最快的速度搜刮一番
買了整整一個推車的份量
通常這樣子都夠我活個至少十來天
但卻有個壞處是
從超市回到宿舍的途中就得一直推著那個搖搖欲墜的車子
而每當這種時候我的力氣就會變得特別小
過程中總是很擔心突然沒有辦法負荷車子的重量而倒下來  一方面也得想出各種方式來移動推車以省下最多的力氣

而就在那樣的時刻
就在我又如同奴役一般地拉著推車時
我在經過郵局前的路上看見有一根掉落的小枯枝
全長大約有三十公分  直徑就像竹籤一般細
前後末梢的部份都翹了起來
就那樣靜靜地躺在路中間
原本只會是平常的一瞥
但我那天多看了一眼
也許是因為拉推車拉得很累吧
便將視線停留在那根枯枝上久了點
而因為這樣
我發現它的前端好像有點在顫動
於是就稍稍停下來觀察起它
(順便找個藉口在路上做點休息)
它的外型看起來就是個枯枝沒錯
但只要我睜著眼睛維持三秒
便會發現末梢的部份的確有些微微的震顫
我心想那大概是個蛇 或是跟蛇很接近的東西
它用枯枝的外型偽裝起來
就像變色龍或是枯葉蟲的保護色一樣
大自然總是會有很多這種不可思議的生命現象
而能夠在歐洲看到一些在台北看不到的各種奇特生物種類也並非什麼新鮮事
只不過我對於"只有自己"發現這樣的存在產生了一股莫名的優越感
心想著"也許我是台灣少數能夠親眼目睹它的人"
而在我的周遭剛好也沒有其他的行人經過
以它那樣的形態應該也不太會有人會注意到
於是我便輕輕地起身  準備不留痕跡地走掉
就像在大街上所有平常風景中的一幕
淡淡地離開 走回我的宿舍
而這也是巴黎街道中人們最常採用的姿態
彷彿這是在大都市中生活的準則一般
你必須適切的表現出"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態度

但當我起身時
那根樹枝突然急劇扭動了一下
在我還沒意會過來之前
它猛地往上衝進了我左邊的鼻孔
我睜大著眼睛望向前方
一切都發生地太快 甚至沒時間讓我失態地叫出一聲
我呆站在原地急促地呼吸著
腦中無法想出任何應對的措施
身旁的車子來來往往
從身後有個遛狗的老太太經過我的旁邊
好奇地瞄了我一眼便往前走開了
身旁似乎沒有任何一個旁人目擊到我剛才遭遇到的怪事
我盯著前方老太太那隻狗圓滾滾的屁股晃啊晃的
突然意識到我這麼呆站在街道上的樣子很奇怪
於是便重新抓起了我的紅色推車
開始假裝若無其事地繼續走回宿舍
打算邊走邊慢慢地來思考這件事
而且整個過程我一點痛楚也沒有
就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
當我過馬路的時候
甚至開始懷疑起來這是否只是個幻象:
"根本那就只是個枯枝"
"而且我也根本沒有停下來看過那根枯枝"
我告訴自己那只是我太累了
就像你做了個夢
過了幾年之後記憶開始模糊 
而將它也混當成了真實發生過的事情

但是那天晚上我的月經突然來了
比預計的日期還要早一個禮拜

於是
我終於開始認真地擔心起來
在我的身體裡的確有什麼東西不對勁了
當然拉 我可是吸進了一條蛇
一個生物蠻橫地闖進了我的身體
而現在還待在那裡面
但是就算我將這個概念用力地灌進腦袋中
我依然覺得沒有甚麼真實感
而且實際上我甚麼也不能做
更沒有打算將這件事告訴別人的打算
我總覺得維持這樣的狀態是最好的
從事件一結束的開始 我就重回到原來的軌道了
沒什麼事可以大驚小怪的
如果之後有什麼身體不適的話
再趕快去找醫生就好了
加上嚴格來說
那也只不過是發生在一秒之中的事情
現實中我還是得繼續擔心柴米油鹽醬醋茶
繼續想著我今天花了多少錢在買菜上  晚上可以煮什麼  要煮多少?
然後做完這些必要的小事後
我又可以宅回我的網路世界裡繼續肆意漫遊.......

而對於那件"一秒鐘裡的事"
我所做的也只能是等待
等待著會有什麼更奇怪的事情再度發生
但如果沒有的話
(而這也應該是正常情況下的結果)
我就等待著
開始慢慢地遺忘它
然後在好多年後的有一天又突然想起來 
並且開始思考這件事是否曾經真正發生過
畢竟連一張可以當作證據的照片都沒有
我只能藉由回想當時那驚嚇的一刻來感受到它的真實性  並以此來跟我那些紛雜的網路記憶區別開來
但是即使這樣我也不是很有自信
因為它荒誕地彷彿是個虛假的回憶一般
但在虛假之中卻又渺小地不值得一提
所以
我想我可能還是會將它徹底遺忘了吧





2:

有人在河邊洗完臉之後
常常不知怎麼的流鼻血
後來經過醫生的檢查
發現一隻已經在裡面生活好一陣子的水蛭....

2010.06.01 23:20 小芸 #6dtfPSZY URL[EDIT]

只對管理員顯示